關於部落格
防蚊
  • 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用“權力清單”鎖定權力邊界

  歐陽金雨   歷時半年,《長沙市政府部門權力清單》和《長沙市行政審批項目流程清單》,於11月12日出爐了。媒體盤點發現:在這份權力清單中,長沙市市本級權力事項由9706項“瘦身”到3612項,精簡幅度超六成;流程清單,則相應的從16個方面對行政審批事項的辦理進行了具體規範。長沙,成為了全國行政審批事項最少的省會城市之一。   行政審批,歷來是政府部門權力的直接體現。而落實對權力的制約和監督,必先明確行政審批的邊界。邊界不清,政府部門行使權力是否越界、是否不作為,根本無從談起。因此,正是這個邊界,直接關係到權力行使及其背後的利益,歷來是一個難題。   相傳春秋時期,鄭國的相國子產命人鑄造了一口鼎,將有關刑法的規定澆鑄在鼎上,史稱“鑄刑鼎”。這是中國曆史上第一次將刑法“成文化”,激起的反對意見可想而知,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反對觀點是,“把處罰規定都明確告知民眾,以後就無法隨意處罰他們了”。制約權力,必從明確權力邊界做起,道理就在這裡。   現在,為了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長沙市給行政權力畫了一個圈。圈的大小由法律設定,圈內是權力的有序運轉,行政部門不得越出圓圈而行使權力,而圈外則是公民包括各類市場主體的行為空間,只要不進入法律禁止不能做的圓圈,盡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志而行為。   可以說,長沙市拿權力“開刀”,從自身“割肉”的務實行動,展現了其走在前列的巨大改革勇氣和全面深化改革從“自我革命”開始的改革銳氣。權力清單制度的推行,對於步入攻堅期和深水區的全面深化改革而言,好比“啃硬骨頭”、“涉險灘”的信號燈,讓下一步工作有的放矢。   為企業鬆了綁,為創新除了障,就能激發社會活力。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湖南的發展一路高歌猛進,多項指標均居全國前列。這背後,正是各級政府面對市場始終秉持的自律與自警,是對健全行政權力運行機制的執著探索。特別是全面深化改革號角吹響的這一年,我省出台“國有企業改革30條”,成為繼上海之後第二個出台新一輪國企改革政策的省份;我省先於全國實施的工商登記制度改革,引發全省創業熱潮;不久前,省發改委取消13項、降低5項、市場化14項經營服務性收費,初步匡算,每年可減輕企業負擔2.7億元。   長沙市推行權力清單制度,就是這種探索的延續和深化。惟改革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樂見權力清單助力“法治湖南”鏗鏘前行。  (原標題:用“權力清單”鎖定權力邊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