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防蚊
  • 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廣東首個試點商事制度改革:人人都可辦公司

  作者:林平凡   2014年第一天,廣州的企業就收到一份新年禮物,從這天起,廣州在全市範圍內全面實施工商登記制度改革,人人都可創辦公司。曾經企業在註冊時可能遇到的“磨材料、磨嘴皮、磨腳皮,入門難、溝通難、審批難”等問題,將不再出現。   作為踐行深化改革先行地,廣東省從2012年開始,最先試點工商登記制度改革,背負全國的期望。改革已經進行了2年半時間,廣東的改革試點取得了哪些成效?有什麼樣的好經驗?改革中遇到的問題是如何解決的?這些對其他省市的改革,都將會有借鑒意義。   先行試點   作為首個改革試點省,廣東是在逐步推進中深化改革的。   啟動是在2012年3月,國家工商總局下發《關於支持廣東加快轉型升級、建設幸福廣東的意見》,其中明確提出:“支持廣東省在深圳經濟特區和珠海經濟特區橫琴新區開展統一商事登記制度改革試點”。   2012年8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廣東省在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方面先行先試,內容包括前置許可、註冊資本、經營範圍、住所登記、審查責任、年檢制度等。   到2012年11月,國家工商總局批覆同意廣東改革試點範圍擴大為深圳、珠海、東莞和佛山市順德區。   經過持續努力,改革試點效果明顯。2013年,四個試點地區新登記市場主體增幅分別達到129.4%、53%、21.5%和17.8%,高於同期廣東省其他地區10.1%的平均水平。試點地區登記企業總數達14.87萬戶,占廣東全省的60%,助推廣東成為2013年全國企業總數第一。   2014年初,改革從四個地方全面推開到廣東全省。為此,廣東省政府出台並實施《廣東省商事登記制度改革方案》,提出12條改革措施,全面構建“寬進嚴管”的工商登記管理體制機制,深化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工作。   在改革的帶動下,2014年上半年,廣東省新登記市場主體62.2萬戶,註冊資本(金)12438.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6.4%和190.6%。其中,新登記個體戶和私營企業60.6萬戶,直接增加從業人員268.9萬人,同比增長21.8%。第三產業在新登記市場主體中占比高達85.7%,成為中流砥柱。   同時,改革再度深化行政審批力度,四個試點地區的前置審批事項壓減率達到89.4%,關聯審批事項壓減率達41.4%。   兩大難題   廣東的改革,核心為解決兩大難題,一是“辦照難、監管難”的現實困境;二是“寬進嚴管”的機制建立。為此,廣東省多管齊下,破解工商登記制度滯後與市場經濟發展現實需求的矛盾。   第一步是簡化市場主體準入流程。通過精簡前置審批事項,改革工商登記審批流程,實行工商登記註冊與經營項目審批相分離的新型準入模式。“   東莞市對全市75個部門的716項行政審批事項開展清理,取消企業登記前置審批200多項。順德區對965項行政審批事項進行清理,企業登記前置審批事項從140項減少到8項,並推行並聯審批系統建設,實現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稅務登記證“一表登記,三表同發”,企業最快4日內可以領取“三證”,區屬13個部門審批提速超過50%。   5月,廣東省統一齣台《廣東省工商登記前置審批事項目錄》和《廣東省工商登記前置改後置審批事項目錄》,僅保留13個前置審批事項。一般生產經營活動,直接向工商部門申請登記,取得執照後即可經營,對於需要許可審批的生產經營活動,在取得營業執照後進一步持有關材料向主管部門申請許可。   其次是降低市場主體準入條件。通過改革公司註冊資本登記、住所(經營場所、營業場所)登記、經營範圍登記條件,降低市場主體準入條件。同時,推進實行公司註冊資本認繳登記制度,出資方式、出資額、出資時間等由股東自行約定,申請註冊時登記機構不再要求驗資證明;放寬註冊資本首期出資比例、出資期限及貨幣出資等限制性規定。   以簡化住所登記手續為例,這一措施放寬了企業場所登記條件,只收取場所使用權證明,不再審核場地的用途及功能,同時還實現企業住所與經營場所登記相分離,允許“一址多照”和“一照多址”。   這些措施,為投資主體鬆綁,一方面有利於社會資源的充分利用,最大效能盤活城鄉結合部、城中村等由於歷史原因存在的權屬問題型物業;另一方面促進只需辦公場所,無需生產、經營場所經營的新興行業的發展,為服務外包、動漫游戲設計、電子商務等新業態企業提供了方便。   第三,通過改革企業年檢(驗照)方式,建立經營異常名錄管理制度和公平規範的市場主體抽查制度。把定期集中年檢改為由市場主體在規定的期限內提交年度報告並對外公示,使市場主體由“被監督”改為“我願意”接受監督,突出年報信息公示功能,強化市場主體責任。同時,出台《市場主體抽查監管辦法》,避免監管檢查的隨意性,將過去的市場主體巡查工作模式改為公平抽查的工作方式。這樣做,既有利於市場主體的發展,又提高了政府監管公平性,實現了監管效能的常態化。   第四個方面,是建立完善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完善信用約束機制。按照“寬進嚴管”原則,以準入制度改革推動市場監管體系的構建,探索破解“監管難”的困局。   一方面是逐步建設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有效整合運用工商登記、行政審批、執法監管等信息資源,並逐步引入司法、稅務、信貸融資等信息資源,實現準入與監管聯動和跨部門信息共享。東莞市建立的信息平臺以工商登記信息為源頭,經後臺處理後即時聯網發送給各監管部門,該平臺已彙總來自56個部門442類信息的上千萬條數據。   另一方面是發揮徵信機構在提供信用產品、促進商務誠信建設方面的有效作用,完善激勵、警示、懲戒制度。通過強化司法救濟和刑事懲治、建立完善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和信用約束機制的實施,推動形成有效的市場自律和社會監督,培育起良好的信用約束市場環境。深圳市政府制定了《深圳市企業信用徵信和評估管理辦法》,建立了企業徵信臨時數據庫,已徵集190多萬個市場主體的信用信息數億條,信用網日均查詢量超過1萬人次。   樣本價值   新的工商登記制度改革,面對市場主體,是“法無禁止即可為”;面對政府,則是“法無授權不可為”。按照這一思路,廣東的改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初步成果已經顯現。   廣東在營造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改變“註冊難”、強化“嚴監管”方面獲得的寶貴經驗,為下一步改革的深入提供了有益的啟示。   通過改革,有效解決了市場主體“註冊難”的困境。以往的市場主體準入機制已經無法滿足需求,與國際商事制度接軌也存在較大的差距。經營者從申請名稱核准到領取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等環節,整個過程面臨周期長、環節多、手續繁的大量隱形註冊準入成本。   廣東的改革從登記過程的每一個環節入手,簡化準入程序,切實減輕企業負擔,出台相應的制度。新的登記制度能夠營造形成營商的“窪地效應”,培育新的營商環境,激發市場主體創辦企業的熱情。深圳市實施企業登記“即來即辦”,東莞市、順德區都實現對一般性的經營事項登記註冊最快一個工作日核發執照。   在改進監管方面,放寬工商登記條件,對註冊資本、經營範圍等登記事項的監管也隨之放寬,但對市場主體交易行為、市場活動的監管力度加大。   廣東省工商部門在進行商事改革的同時,以《廣東查處無照經營行為條例》為配套,重申和細化了“誰審批,誰監管”和行業歸口管理原則,規定凡從事許可經營項目的商事主體,無論是否已取得經營許可證,均由行業主管部門對其經營行為進行監管。一系列後續監管制度機制的建立與完善,以及廣東市場主體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的建設,能夠更主動、更有力地保障市場秩序的穩定。   在政府職能改革方面,改革消除了以往行政審批制度所體現的“全能型政府”的形象,轉變包辦主義下的秩序為先的計劃經濟式行政管理理念,形成了尊重商事主體自由的行政審批運作模式;提高商事主體自由交易配置資源、校正行為和維護秩序的能力,建立起政府職能行為與市場主體協調融合的新型關係。   改革發揮了企業和行業自律作用,推動了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促進了社會自治能力提升。與此同時,試點改革觸及了一些深層次矛盾,通過試點改革的經驗總結,有關法制保障、行業監管配套、信息共享平臺建設、改革方案的全區域統一等方面的問題也凸顯出來,這為進一步深化改革,確保進一步改革的全面推開奠定了基礎。(作者單位:廣東省社會科學院) (原標題:廣東探路商事制度改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