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防蚊
  • 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7萬億彩票資金用在哪了?

  近日,審計署針對彩票資金展開大範圍審計。官方數據顯示,我國啟動彩票事業20多年來,發行規模已累計達1.7萬億元。作為動員社會力量參與福利事業、體育事業發展籌集的“公益錢”,有明確用途規定——— 通常彩票銷售額的15%用作發行費,35%用作公益金,50%留作獎金池。   彩票資金是以抽簽有獎方式籌集的社會公益金,理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而“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對彩票的發行費和公益金,各地在使用中存在巨大差異,標準、去向均模糊不清。一方面,發行費標準多年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有大量公益資金趴在地方政府賬上“睡大覺”,還有部分公益資金被用於蓋大樓、買游艇、補虧空。   調查:彩票“發行費”10年上漲逾7倍現象:一半彩票公益金“睡大覺”   “彩票的本質是通過政府特殊事業向社會募集公益基金,最終目的不是經營牟利,更不是賭博娛樂,而是通過人們買彩票補充公益開支的不足。”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說。福彩、體彩兩大類彩票成立20多年來,我國已籌集公益金3100多億元和2000多億元。這些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公益金去哪兒了?   截至2012年末,山東省體育部門有4.25億元體彩公益金未使用,其中4個市、34個縣未使用體彩公益金占當年撥入金額一半以上;截至2010年2月,上海市福利彩票公益金累計結餘6418萬元,占籌集公益資金總額過八成。   即便是打著公益“旗號”,資金也屢屢被挪用。事實上,本應用於公益事業的彩票公益金,被民政、體育等主管部門拿來建樓、買車的現象十分普遍。根據湖北省審計廳公告,鄂州市民政局曾挪用38.8萬元公益金用於辦公樓建設;還有13個市州、28個縣體育局擠占挪用公益金約178萬元。   聲音:避免公益金成“小金庫”   近年來,國家體彩中心及陝西、青島等地彩票中心的多位負責人先後落馬。“在公共資金的投入使用中,要減少審批環節,加快資金利用效率。”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劉俏說。一些專家建議,可將公益金過渡為博彩稅,財政統籌專用避免截留。   施正文建議,還要加快機構市場化、管辦分離改革,使彩票事業與行政部門脫鉤。據瞭解,在彩票的發行管理中,“一把手亦官亦商,掌控數億資金”是導致資金管理失靈的重要原因。隨著銷量快速提升,彩票管理機構既是事業單位、又是經營機構的矛盾正在凸顯。 (新華社“新華視點”)   民政部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3月14日,中國福利彩票自1987年創立以來累計銷量達1萬多億元。記者從國家體育總局體育彩票管理中心瞭解到,截至今年4月,我國體育彩票發行20周年,累計發行規模已達7000多億元。按去年超過3000億元的銷售量,相當於每名中國人一年平均要花200多元購買彩票。   浙江省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宣傳部負責人陶怡心介紹,10年前,當地福利彩票銷量五六億元,現在已達100多億元。記者按不同彩票的發行費率標準計算得出,僅2013年,該省的福利彩票發行費就達近18億元。財政部數據進一步顯示,2013年全國銷售彩票3093億元,而在2004年還不到400億元。據專家測算,2002年後,主要彩票品種發行費率基本保持在13%至15%左右,10年來發行費上升了逾7倍。   一家上市印刷企業的負責人透露,目前每張彩票的背後均印有廣告、玩法等圖文,需要外包企業印刷。“多數省份均由一兩家公司長期承印,通過何種渠道獲得業務不得而知。”鮮為人知的是,薄薄一張張彩票的印刷、供紙業務也“利潤驚人”。   以彩票印刷類上市公司鴻博股份為例,2013年其主營業務收入約7.11億元,其中印刷業務的毛利率高達34%。審計機關還曾查明,國家體彩中心原副主任張偉華、印製處原處長劉峰等人在採購彩票專用熱敏紙期間,人為增加環節,轉手高價採購,致使國家彩票發行費流失2341萬元。   被控貪污4744萬元的青島市福彩發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在任時,曾斥2000萬元公款,購買當時國內最頂級的豪華游艇。記者獲得的廣東省政府採購中心招標文件顯示,2013年11月起,廣東省一家彩票管理中心採購啤酒期間,還公告降低招標要求,廣州南沙區某食品店的一次中標金額就達98.895萬元。   (原標題:1.7萬億彩票資金用在哪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